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188bet金博宝注册网 -> 大唐司刑丞 -> 大唐司刑丞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各种反应

正文 第四百二十一章 各种反应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陈英英听了,连忙问道:“你想到了什么好办法?快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李日知说道:“我先卖一个关子,等到三天以后,你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陈英英说道:“少卖关子,你根本就不是个做买卖的命,还卖什么卖关子啊,关子那东西,几文钱一斤?你快点儿说,到底有什么好办法?”

    李日知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你可真够心急的,竟然连三天的功夫都等不了,好吧,那我就告诉你!”

    李日知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地说了一遍,陈英英听完之后,大大地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陈英英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这招能好使呢,万一那个真的杀人凶手,耐心比你估计的要好,他三天不动手,非要等到三个月之后动手,难道你也要一直监视他到三个月吗?”

    李日知笑道:“那是不可能的,就算是凶手有那样的耐心,但是,不是凶手的人却不一定有那样的耐心,因为他们不是凶手,所以他们不需要有什么耐心,只要他们一行动,凶手就不得不跟着一起行动,否则的话,就暴露出他是凶手了!”

    陈英英说道:“好吧,那就等三天,然后看看你的这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妙计,到底好不好使!”

    李日知笑道:“一定好使,一定好使!”

    蒋大锤被杀的风波,似乎就这么过去了,由于县太爷的不作为,此事只能不了了之,并没有人说什么,至于要接着追究蒋大锤的死因,也没有人提,更没有人想着给他报仇。

    或者说,有人想给蒋大锤报仇,可是,找谁报仇呢,找不到凶手,便也无法报仇。

    被释放回去的四个人,他们的表现也都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北宫太回到了小桃红的那里,他只是养了一天的伤,就让小桃红收拾家中的细软,第二天两个人便离开了镇子,把家搬去了兖州府城,这等于是离开了乾封县的地界。

    北宫太在兖州府城有不少的朋友,能照顾他一段时间,等他的伤完全好了,在想着干些别的营生,他在地面上混得开,总之是不愁饭吃的。

    但要是让他继续留在乾封县的地界,他确实不敢了,北宫太混了这么久,当然知道什么叫做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那个县令大老爷自己破不了案子,逼着蒋家的人撤回了状子,万一他以后觉得不保险,想要来招杀人灭口,或者就算不杀人灭口,而只是折腾蒋家人,以免蒋家人越级上告,那顺便折腾一下他北宫太,这也是完全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北宫太哪会给官老爷这个机会,他当然是要离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其实,他认为兖州府城都不算特别保险,但是再远的地方,他现在暂时也去不了。

    而蒋忠厚的反应和北宫太几乎是一模一样的,他也只是在家里养了一天的伤,然后便也出门了。

    蒋忠厚的屁股上带着伤,他要想走得太远也不可能,但是他却并没有去兖州,因为他在兖州并没有太多认识的人,至少能够帮助他的人,他是没有认识的,他可不像北宫太混的那么好。

    他要去的是另外一个县,那个县有以前蒋大锤的一处生意,虽然并不是什么大生意,但是却是蒋忠厚一直替叔叔打理的。

    蒋忠厚要去的就是那处小生意,他的打算也是出去避避风头,害怕李日知过后修理他。

    官老爷破不了案子,逼得他撤诉,虽然他并不敢把官老爷怎么样,也没有越级上诉的想法,但谁知道官老爷是怎么想的呢?

    万一官老爷认为,有把柄被蒋家人给抓住了,那后果可太严重了,破家的县令,灭门的令尹,蒋忠厚岂有不害怕之理,他还想舒舒服服地过完下半辈子呢,可不想惹上官司的麻烦!

    总之,他先离开乾封县,离开县令大老爷的管辖范围再说。

    这是北宫太和蒋忠厚的反应,两个人都是立刻出去避风头了。

    而蒋家婶婶是哪里也去不了的,她不但哪里都去不了,而且还生了病,虽然不是特别的严重,还没有到卧床不起的地步,但是不舒服,需要吃些药,却还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蒋老实去找了郎中,给蒋家婶婶看了病抓了药,他在蒋家婶婶家里面住了一天,照顾婶婶,反正他就住在隔壁,来去也方便。

    可等到蒋忠厚离开家,跑去外地的时候,蒋老实却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但是他并没有立刻去追蒋忠厚,而是去找了村中的几位老人。

    蒋老实找到了他们之后,对村子里面最有声望的老人说道:“叔祖,我刚刚得到消息,我那个大哥他离开咱们村子了,看样子是要去外地,他要去干什么呢?我是一点儿都不知道的,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!”

    村子里面的几个老人一起点头,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像他这种货色能干什么好事!”

    蒋老实又说道:“我家婶婶生了病,我已经请了郎中给她看过了,倒不是什么大毛病,只是伤心过度,她是需要照顾的,而且我叔叔还没有下葬,他的后事该如何处理,还请各位叔祖帮下忙!”

    村里的几个老人又都一起点头,说道:“帮忙是应该的,你婶婶的事情我们管不了,只能由你来劝她了,人死不能复生,也不要让她太过伤心。

    你叔叔的后事我们都会帮忙的,他死得冤枉,后事要是再不料理得好,怕是会变成厉鬼,那样对咱们整个村子都不好了!”

    这几个村中老人说话倒是不客气得很,但这确实是他们的心中所想,毕竟这年头不信鬼信神的人实在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们也在是提醒蒋老实,关于蒋大锤的后事绝对不能省钱,要办得体面一些,免得留下什么后患,比如说冤魂不走,结果就连累了村子里的人,那样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蒋老实当然听得懂这话里的暗示,他说道:“可是在这关键时刻,我大哥却急着忙着跑掉了,这里面肯定是有事情的,所以我得赶紧去追他,把他给追回来,要不然,我叔叔的后事都没办法办了!”

    他这话一说,村里的几个老人又是一起点头,因为蒋老实说的话句句都在理,所以他们也只能是点头了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又都说道:“你婶婶伤心太过,竟然病倒了,而你的大哥又跑掉了,你们家今年真是流年不利呀!

    那你就快点去追你大哥吧,赶紧把他给追回来,实在搞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跑呢?留下你婶婶不管,你叔叔的后事他也不管,看来他这个人是真的有问题啊!”

    蒋老实告辞离开,回到蒋家,见了婶婶之后,他说道:“婶婶,我大哥不知道怎么回事,竟然跑掉了,我得把他追回来才行,要不然我叔叔的后事也没办法办呀!”

    可是,蒋家婶婶的反应却和村子里面的那几个老人不一样,她说道:“那个畜生,找他回来干什么,让他死在外面好了,我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他了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