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188bet金博宝注册网 -> 君临星空 -> 君临星空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一千一百零四十四章 它在外面

第一千一百零四十四章 它在外面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这一日。

    至高人族诞生了四十八位天尊!

    消息如同鸿雷,又如同掀翻星空的狂澜海啸,令无数强者吃惊,并且以疯狂可怕的传扬速度,开始爆发,仅仅一天不到的时间,三流以上的生命族悉数知晓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太荒唐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宇宙四大生命族,各有依凭,各有特征。人族晋为至高族,凭借的就是天尊,然而天尊何其稀少,寥寥无几,不到百人……一次性诞生了四十八尊,怕不是虚假消息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是遍数全宇宙范围的公认至强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们观察,星空礼贺的确是四十八次,一次不少,一次不缺,更何况至高族也别想伪造星空礼贺,那是宇宙本源所引发的顶级异象,登临至高的祝贺,也都远远不如。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,晋升虚洞级,晋升宇宙永恒境,都会有异象演化,异象的强弱程度,大小范围,间接证明了晋升者的实力多少、底蕴多少、潜力多少。

    至于天尊,实力同境界无敌,底蕴更是不用说,潜力也无穷无尽,只要不死,必成至高,当然是当之无愧的顶级异象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对于绝大多数生命而言。

    星空礼贺,天尊出世,就等同人族发出公开宣告,又增添了一位至强战力,它们以为天尊是一个境界……凌驾至高的奇特境界,只有人,才能修成……殊不知天尊也得花时间去修炼,刚回归,仅有霸主级而已,待到至高层次,才是诸多强者敬畏的、星空万族忌惮的真正天尊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天尊也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时间道则的强大,根本没办法描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疯了,彻底疯了,随着消息传开,俨然一次次震荡爆炸似得,令大半个宇宙空间不得宁静,不再枯寂。

    要知道一个正常的智慧生灵,很可能一辈子都没机会亲眼目睹‘登临至高’之奇观。而‘天尊出世’的星空礼贺,从远古时代至今,一次都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“值了值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我的身份地位,按照族内的古老规矩,哪里有资格观看‘登临至高’的历史记载?那些图鉴的录制太难了,每观看一次,都是极大的消耗,至少要星空霸主,提出正式申请,才能获得批准。”有冥族的永生者暗暗激动,暗暗窃喜。

    观看霸主对战,元君对峙,有机会对照己身,精进修为,提升实力。可是代价很高昂,哪怕永生者也扛不住,付不起。

    观看登临至高的图鉴,即使它有海量的修炼资源,付得起花费,也是没得花,不具备观看资格。

    所以它亲身经历一次次星空礼贺的宏景,这就是滔天鸿运,奇妙机缘。

    悟性好的,运气好的,说不定能够悟出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有的永生强者,甚至借此顿悟,一举打破法力等级的壁垒,从弱等到亚等,从亚等到恒等,全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立刻闭关修行。”那位冥族永生者急匆匆坠入黑洞,召出冥国:“我现在是弱等法力,要是顿悟,就算是打破不了法力壁垒,亦可令实力暴涨,媲美亚等法力永生者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人族疆域也沸腾。

    三大殿堂,全部轰动,一百零二座古老国度以及所有的尖端机构,无比激动,个个狂喜,见证了这么多天尊出世,所有的核心人员、大人物全都懵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好歹是古皇,怎么没提前收到通知?”寰宇古国的古皇琴壹瞪圆了眼睛。虽说自从刀痕创出了天尊之道,天尊的出世诞生,一直都毫无预兆,可这次不同,天尊太多了。

    不像是一次性全员成功。

    更像是积攒了悠久岁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是殿堂核心层,更乃法则掌握者,居然丝毫不知情?”荒戈录拿出殿堂通讯器,四处征询,众天尊出世,没有一丁点预兆,这是极其不合理的。

    而令他沉默的是,不止他一个,所有的法则元君都在困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天尊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我身为至高,也没资格参与天尊之间的事情。”守在荒古殿堂入口处的恒灭至高,负手而立,侧边站着已经是星空霸主的封祭天体武贰世。

    武贰世不禁问道:“师尊,天尊与至高真有那么大的差距吗。”

    “别问了。”

    满头银辉的恒灭至高摆摆手,不愿多讲。

    到了法则元君的层次,一切自然会明白。与其现在解释,不如让武贰世逐渐感悟,旁人说的,教导的,终究不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

    武贰世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师尊。”他低头低声说道:“韩东应该是去冲击天尊了吧,他成功了吗?”

    “慎言!”恒灭至高扭过头瞪了眼武贰世:“不该问的,别多问,当心你的命!”

    牵扯到天尊秘辛,在世天尊们可不会仁慈开恩,曾有至高,企图窥探天尊之路的秘密,被永业大天尊一脚踢死。

    虽然恒灭至高也推算过,韩东很可能踏上了天尊之路……

    别说武贰世……

    即使他,也不能问,只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这些年,恒灭至高发现了天尊们缺乏情感,普遍冷漠,与至高截然不同,天尊要杀人,不需要理由,谁也拦不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团团紫烟升腾,紫明天尊的脸色有些难看:“好你个刀痕,到底隐藏着什么惊天秘密,连我们在世天尊都无权知晓。”

    下至凡人,上至殿堂大人物,包括至高,天尊,尽皆不知情!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。

    对于众天尊回归,紫明很恼火,他喜欢驾驭一切的感觉,讨厌失去控制的茫然,而如今的局面,已经彻底超出了他的掌控范围:“预先迎接,根本不掩饰,难不成刀痕天尊找到了联络候时厅预备天尊的特别方法?”

    那么。

    候时厅还有多少人没有回归?

    倏然之间,清淡声音响起:“你去见刀痕了吗。”

    正是万聖天尊的隔空询问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

    紫明天尊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他拒绝任何人的求见,说是预备天尊刚刚重塑了身心,只有宙合境,怕我们的天尊之威,影响那些人修行。”紫明天尊又补充了几句,这理由比较客观,倒也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简单来讲,紫明想找预备天尊了解候时厅的当前情况,但必须等到至理能源消化完毕,众天尊晋升霸主,刀痕天尊才允许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万聖天尊捋了捋亿万青丝,身影淡化,隐去了。

    为了这点事,与刀痕闹翻,委实不划算。同时也有一位位在世天尊进行推演,试图看破真相,可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界的风风雨雨,纷纷扰扰,并没有影响刀痕天尊的稳妥安置。

    他在刀河中间,开辟出一片片独立时空,利用引力,加速时间,把回归疆域的预备天尊送入其内,除了在世天尊,至高都没法接近。

    “刀痕!”

    无尽遥远的时空,化焉大天尊站在圣典殿堂之上,望着荒古殿堂,惊疑不定的目光,落向刀痕大天尊:“这是什么情况……你预先做好准备,迎接众天尊回归?”

    候时厅,与常态真空,是完全割裂的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化焉不懂,刀痕如何知晓的?

    “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刀痕天尊笑了笑,弹指间,又沟通了坐镇在永恒殿堂的永业大天尊:“化焉,永业,这些预备天尊刚从候时厅回归,为防止意外情况,先在我这儿修行。”

    意外?

    什么意外?

    化焉有些好奇了,永业却毫不在意的隔空说道:“在哪修行,无所谓的,我去睡觉了。若无要事,最好别唤醒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刀痕,化焉,两人对视一眼,无奈摇头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事实上,永恒殿堂的日渐式微与永业大天尊有着不可否认的直接关系,但谁能管教永业,都是大天尊,都有自己的理念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相隔小半个疆域,化焉沉沉叹了口气:“永业不在意,我却想知道,你能与候时厅建立通讯,又或是预知众天尊的回归,真的与韩茜有关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刀痕天尊不隐瞒,直接承认了。

    反正,谁也算不出。因为那是超越时间的无限交流。

    “韩茜,一个有点天资的封祭天体修炼者而已。”化焉大天尊顿时懂了:“看来是她哥哥韩东的缘故……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,第四位大天尊。刀痕你代我说一声,恭喜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归来之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柄启命刀我会双手奉上,物归原主。”

    一个转念,化焉就想通了,定是韩东成功了,成为大天尊,然后再通过一些神秘方式,传讯刀痕大天尊。

    须知,韩东出去后,那柄启命刀就被圣典殿堂的一个至高所霸占。天尊自是瞧不上,但对至高而言,启命刀还算不错,可以拿着使用,想到这儿,化焉往虚空一抓,瞬间穿透一重重时空阻碍,抓住了那柄挂在一个伟大巨人背后的启命刀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巨人正潜心修行,大惊失色,她可是至高战力,还是在圣典殿堂,究竟是谁,无声无息之间,居然抓住她背后的命运之刃。

    “化焉大天尊!!”

    猛然回头,连忙低头,她几乎不敢直视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刹那抽回启命刀!

    化焉跟她交代了几句,慢悠悠收起这柄颤颤巍巍的启命刀,又看向刀痕天尊的微妙脸色:“你不想说,却还是被我猜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刀痕天尊也挠头,要不是紫明天尊的那次折腾,偏要试探韩茜,查出真实身份,就不会引起化焉大天尊的注意。紫明天尊的举动,瞒得过其余天尊,却瞒不过大天尊。

    “也罢。”

    刀痕天尊淡淡道:“韩东的事,我不会说。另外两件事现在可以告诉你,一个是疆域浩劫,一个是它在外面……神罗族第三始祖,那个全知全能者,它就在宇宙之外。”

    闻言,化焉怔了怔:“高维入侵很难的。”

    浩劫?

    它在外面?

    突然听到这么可怕的情况,化焉心思一乱,竟不知说何是好。但要说神罗族第三始祖入侵星空,他是万万不信的,出去难,回来更难,宇宙星空已经不是它的家。

    “除了它,还有谁,能够毁灭我们人族疆域?”刀痕天尊语气相当平静,仿佛早有对策。

    “一人之言不可信,那些预备天尊晋为霸主级,你再叫我。”化焉想了一会儿,便回到圣典殿堂的深层世界,他实在不敢相信,这么多天尊汇聚,人族怎么会灭亡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这一刻,候时厅,韩东与炽篁并肩站在时间坐标系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看。”

    炽篁眼睛都亮了,紧盯着时间线的中央之点,仔细观察,就能看到宇宙星空的缩影,压缩比例太大了,古国只是一个点,疆域是一个大点。搁在平时,什么也观察不到。

    但如今。

    星空礼贺的异象,回荡真空,映入炽篁的眼帘。

    “这,这,太美了。”候时厅没有颜色,一片白茫茫,缩影也始终是黑暗色调,而那些宏阔异象,彰显出绚烂斑斓的无数颜色,令人陶醉,心驰神往。

    别的天尊都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能回啊……炽篁痴痴的望着,忘却了时间流逝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旁侧,韩东没打扰炽篁,也没有急着降临。按照他与刀痕天尊的商议,候时厅只留一人,可能往后的岁月,炽篁要独自熬过,再想见到颜色,几乎没希望。

    良久后。

    奇景全部消散,韩东深深看了眼炽篁,又盯着时间线的未来那侧。

    那一端,无限延伸,时间线没有尽头。直到宇宙毁灭,星空崩塌,时间线才会终止。

    同时。

    炽篁也顺着韩东的凝重目光,望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甩了甩长发:“未来时空那一端经常会泄露碎片,都是浩劫的画面。可惜我们能力有限,无法计算出浩劫发生的时间节点,韩东你能够联络荒古殿堂,最好问问刀痕大天尊,确定浩劫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韩东继续盯着,等待碎片的泄露。

    不必了?炽篁正想问,就听到韩东轻声说道:“我和刀痕早已经确定了浩劫时间,并且实施了很多办法,推迟浩劫,或者查明劫难的真凶,全都失败了,还令浩劫提前了……”

    反正候时厅仅剩炽篁一个人,只要不说出降临过去,推动时间,四维能量的关键信息,其余的不必隐瞒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韩东坚持着‘事无不可对人言’的原则,做了就是做了。可是面对一位位天尊生灵,他不能坦诚相告,因为天尊的特征——绝对理智,绝对客观。

    “什么??”炽篁却惊叫出声:“浩劫时间提前了?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!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用了什么办法啊!”

    炽篁有点慌了,难以冷静。比起拜穆天尊、原吴天尊,炽篁的情感波动更强烈一些。

    她想回去,尝遍疆域美食,阅尽宇宙秘境;她想回去,与众天尊论道,镇压一切异族;她想回去,因为她先是人,然后才是天尊。

    “别慌。”韩东淡淡道:“以四十八位预备天尊作为变数,全数注入,时间线必将遭到巨大影响。刀痕天尊说过了,他推演出了九千多个方案,这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成功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。

    他拍了拍炽篁肩膀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可是。”

    炽篁脸色凝固了,咬着贝齿,指向时间线的那一端:“浩劫画面,是不是又提前了。”

    “??”

    韩东扭头看去,面色狂变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